夢遊的大地 Terra Sonâmbula

二十世紀非洲最棒的12本小說之一

夢遊大地-書封1

  • 葡語文學界最具影響力的非洲葡語作家
  • 會動的書封──裝幀設計木木Lin的奇思異想:上下搖晃崁入光柵片的書封,即可窺見以八格動畫詮釋因內戰引起的無盡悲傷──戰爭也許會在這個國家終結,可是在我們心裡,這場戰爭永遠不會結束。

戰爭是一條毒蛇,用我們自己的牙齒咬噬我們。現在,牠的毒液滲入我們靈魂的每一條河流。白天我們不敢出門,夜裡我們不再做夢。夢是生活的眼睛,而我們都成了瞎子。

莫三比克內戰期間,數百萬人喪身、流離失所、大規模饑荒與經濟破敗,男孩穆易丁嘎與老人圖阿伊為了逃離戰火,同時尋找男孩的家人而踏上旅途。某天,男孩撿到一捆名為金祖所寫的筆記本,裡頭記下金祖離開飽受蹂躪的村莊、渴望成爲戰士,同時尋找心愛女人失散孩子的旅程。從此,這些故事成為一老一少行經滿目瘡痍,傷痕累累的國土的慰藉……

米亞‧科托將戰爭之殤編織成充滿詩意的噩夢,講述個人與民族在迷茫中找尋並建構自我。小說標誌出葡語文學界最具影響力作者的獨特風格──顛覆葡萄牙語、凸顯莫三比克文化特色、眷戀於「夢」和「書寫」、強烈的詩意、深刻的政治思考以及濃厚的人文關懷。


作者簡介

米亞‧科托Mia Couto

原名安東尼奧‧埃米利奧‧雷特‧科托(António Emílio Leite Couto)。一九五五年生於莫三比克第二大城貝拉。十四歲開始在當地的報紙上發表詩作,一九八三年出版第一本詩集《露水之根》。此後,科托創作出大量優秀的文學作品,包括三本詩集、六本短篇故事集、四本散文集和十七部長篇小說,成爲葡語文學界最具影響力的非洲葡語作家。其作品被翻譯成十多種語言,在二十多個國家出版。

自上世紀九○年代起,米亞‧科托多次獲得國內外文學大獎,如莫三比克作家協會虛構作品獎(1995)、葡語文壇最高獎項卡蒙斯獎(2013),以及著名的紐斯塔特國際文學獎(2014)等。近年來,他也是諾貝爾文學獎的熱門候選人之一。

米亞‧科托曾是一名經驗豐富的新聞記者,除詩人和小說家外,更是一名生物學家。

 

譯者  金心藝

北京外國語大學葡萄牙語專業講師,葡萄牙科英布拉大學葡語文學專業博士候選人。曾譯《勛伯格、斯特拉文斯基、阿多諾、韋伯恩:一個複雜的心理星群》(2017)、巴西青少年文學系列作品《皮拉爾希臘奇遇記》、《皮拉爾亞馬孫河漂流記》、《皮拉爾埃及歷險記》、《皮拉爾旅行筆記》(2015)、葡萄牙詩人若熱‧德‧塞納詩集《音樂的藝術》(尚未出版)等。


閱讀米亞‧科托,就是邂逅一種獨特的非洲情感,他的敘事既流暢又支離破碎……一部非凡的小說。──New Statesman(英國)

融合了歷史、死亡和獨一無二的非洲魔幻現實主義風格……這是一部尖銳有力的作品,展現歷經幾十年戰爭和貧窮創傷的社會中,人們對生活的強烈呼喚。──New Internationalist(英國)

許多偉大的小說都在展現被戰爭殘酷所撕碎的世界,為了做到這點,作者會讓文字根植於毀滅與腐壞的細節。但科托的小說與眾不同:它展現的是由戰爭所創造的世界,一個充滿不確定的夢境。在那裡,人物和讀者並非驚嘆反常之事變為正常,而是驚嘆如何接受不可能的事物,並將其視為現實。如果說魔幻寫實主義在傳統上通過逃避現實的沉重提供理解,那麽科托的小說則是這類中的異類,它創造一個比現實本身更沉重的夢境。──New York Times

《夢遊的大地》講述了直抵靈魂的故事,一片與先人離異的土地,一種追懷生命的死亡,一曲夢想之歌,其背後是戰爭轟鳴的聲響。──PUBLICO(《公眾》日報,葡萄牙)

米亞·科托試圖通過重振語言來解除殖民主義對本土文化的束縛。他是葡萄牙語的散文大師,想要在每一個詞、每一個句子及每一種敘事中減輕這種壓迫的重負,在這不懈努力的過程中,幾乎無人能與他比肩。──World Literature Today(《當代世界文學》雜誌)執行主編,羅伯特·肯·戴維斯─安迪亞諾(Robert Con Davis-Undiano)

米亞·科托不僅為自己的國家寫作,也為全世界和全人類寫作……在他的小說中,每一行文字都像一首小詩。──作家 加布里埃拉·蓋曼迪(Gabriella Ghermandi)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