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的綠色筆記本

這本筆記,躺在切.格瓦拉槍決前的背包裡。

這是一本詩集,但也的的確確是一本筆記。切‧格瓦拉被槍決後,他的背包裡搜出了十二卷底片、二十張以彩色筆修正過的地圖、一個壞了很久的手提收音機、兩本行事曆,以及一本綠色筆記。行事曆集結為《玻利維亞日記》流傳於世,但他親手抄滿詩作的綠色筆記,卻因「無軍事價值」被世界遺忘。

這是一本切的私人選集,裡頭的詩只有一首抄寫了作者名字。或許切從沒想過這本筆記會讓其他人讀到。

筆記本中,切抄寫了4位詩人69首詩。除《二十首情詩和一首絕望的歌》、《黑色傳令兵》等名篇,也收錄迄今未有繁中譯本、黑人藝術先聲尼可拉斯‧奇彥《頌樂的動機》(Motivos de son)、《西印度有限公司》(West Indies Ltd.),以及西班牙重要詩人里昂‧菲利浦《喔!這把破舊小提琴》(¡Oh, este viejo y roto violín!)、《鹿》(El ciervo)與《駑騂難得》(Rocinante)等詩集詩作。

讀到里昂‧菲利浦的〈偉大冒險〉時非常動容。從切的各種日記中可以得知,他喜愛吉軻德先生的故事,兒時也把自己的小馬喚做駑騂難得。詩中描述四百年流轉的時光、吉軻德在幻想的舞台中與天使化作的黃金騎士相遇、最後被加勉為夢想成真不再是洗臉盆的頭冠 ── 想及那理想與革命的形象與格瓦拉重疊,然而現實不像詩,切終究被槍決 ── 這是整本詩集他所抄寫的倒數第三首詩。

那時他還不知道。

本書邀請淡江大學外語學院院長陳小雀老師,自西語原文翻譯而成。詩作內容包羅了愛情(聶魯達)、戰爭與種族(尼可拉斯‧奇彥)、哲學(巴列霍)、宗教(里昂‧菲利浦)。此外,為了讓讀者能感受到「我的背包裡也躺著切的筆記本」,設計師張溥輝挑選了現今幾乎被工廠放棄的單線圈規格,製作為具復古質感的線圈筆記本。筆記本封面以砂紙磨痕,創造筆記本在軍旅中跌宕磨損的質感,且每一本書封的刮痕都不相同。

本書也推出兩種包裝版本:除了正封朝外的版本之外,另一種包裝藉線圈筆記本的特性,將書籍反摺,以內頁示人,傳達身在途中、閱讀途中的狀態。內頁的紅色星星,象徵切身上的彈孔,與他未竟之夢。

本書特色

雙書封隨機出貨

切死前背包中的一本筆記,他親手抄滿了詩作,半世紀後終於在台灣問世
淡江大學外語學院院長陳小雀翻譯
新銳設計師張溥輝以「重現筆記本使用狀態」為設計概念
將書籍反折,透出詩集內裡,並採手工刮磨,呈現游擊隊粗曠漂泊的興味

名人推薦

墨西哥國立自治大學拉丁美洲研究博士
淡江大學西班牙文系、拉丁美洲研究所教授
淡江大學外語學院院長
陳小雀  專文導讀推薦

「孤獨本身就是一首詩。十一個月來,他每天藉書寫抒發情緒、排解孤獨、分析戰略,內容含括天氣、海拔、事件、感受、心得、思想,將心理狀態與情緒起伏化為英雄最後的詩篇。他也利用休歇時刻,或坐在樹上、或倚身營地閱讀,藉閱讀暫時忘卻煩憂。那麼,背包裡的綠色筆記本應該是益友良伴,撫慰了孤獨。綠色筆記本裡的四位詩人,分別代表四種風格,也投射出四個不同樣貌的切:憂鬱、熱情、風趣與堅毅。」

廣告

切的綠色筆記本” 有 1 則迴響


  1. 是心中永遠的英雄
    今天可讀到這本書真是無限感動
    仰望著 我心中的英雄
    感受著無盡的淒美。。。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