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封好長的信 Une si longue lettre

南方家園-一封好長的信-正書封-01

二十世紀非洲百大好書

第一屆野間非洲文學獎得主

非洲女性文學的必讀經典


當美夢支離幻滅、孤寂佔據心房……
「夢想在歲月和現實生活中逐漸消逝,我仍將它看為記憶裡的鹽,完整地封存在我的回憶中。」

 

 

這是女教師哈瑪杜萊在丈夫去世後,寫給摯友艾依莎度的一封信。

信中描述學生時代幸福的回憶,年輕人急切地希望改變世界的憧憬─這是塞內加爾在脫離法國獨立自主之後所帶來的希望。她也談到被強迫安排的婚姻以及婦女的處境。哈瑪杜萊更痛苦地揭露:她與丈夫廝守25年的愛情生活,在丈夫迎娶第二位妻子的那天,被徹底毀滅了。

被遺棄的她,如何與孤獨和悲傷共處?而丈夫去世後,哈瑪杜萊仍要面對難解的家庭關係、經濟上的重擔與絡繹不斷的追求者。儘管有過失望與羞辱,她仍決定要依循自我、繼續尋找「幸福」的真義……。

《一封好長的信》藉由一場喪禮,引導讀者瞭解塞內加爾最重要的習俗和文化,再談一夫多妻制衍生出的複雜情感生活,呈現出非洲女性日常生活的面貌。透過哈瑪杜萊的敘述,將讀者帶到塞國家庭深處。她與好友艾伊莎度的經歷,呈現出在傳統與現代交替時期的女性,面對婚變時截然不同的反應與抉擇。瑪莉亞瑪˙芭是第一位用銳利的筆,清晰地描述婦女在非洲社會的地位和處境的女性作家。

得獎紀錄

☆二十世紀非洲百大好書

☆第一屆野間非洲文學獎得主

 好評推薦

法國亞馬遜書店五顆星推薦

郝譽翔 作家‧國立臺北教育大學語文與創作學系教授 感動推薦

 國外讀者書評

※「英國有夏綠蒂‧伯朗特,法國有西蒙波娃。而在非洲,有瑪莉亞瑪˙芭。」

※「對非洲文化、女性文學、殖民轉為獨立、現代社會的穆斯林國家有興趣的讀者而言,本書是必讀佳作。」

※「這是一個絕望的反擊。瑪莉亞瑪˙芭用智慧與成熟的文字描述現代非洲女性在面對事情時的不同抉擇。」

※「非洲文學中的永恆經典。」

 

作者:瑪莉亞瑪˙芭

1929年出生於塞內加爾。瑪莉亞瑪˙芭教了12年的書,有九個孩子,曾經離婚後又再婚。她積極參與社團活動,反對社會階級制度和一夫多妻制,提倡教育平等以及婦女平權。《一封好長的信》於1979年出版,但是瑪莉亞瑪˙芭在第二本著作《激動的歌聲》(Un chant écarlate),面世之前,於1981年病逝。雖然僅寫了兩本書,卻在非洲文壇上有不可磨滅的地位。

 譯者:邱大環

巴黎第三大學語言學博士,曾任巴黎第七大學、比利時皇家翻譯學院、塞內加爾高級管理學院等校之中文教師,在國內歷任台大、淡江及台師大副教授,亦曾擔任文建會駐巴黎台北文化中心主任及國家兩廳院藝術副總監。著有《塞內加爾的法語小說》、《法國文學小辭典》。譯有《生命有如繃緊的絲弦》、《還魂者》、《乞丐的罷工》、《哈喇魔咒》、《朱爾丹的瘋狂日記》。

 

Advertisement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