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新書《1980年代的愛情》--理想主義與浪漫主義的終結,一個幻滅與虛無的時代來臨!

1980年代的愛情1980年代的青澀少年如今已到霜鬢中年;1980年代的初戀如今早已成為回憶的對象:它是那個年代過來人記憶深處的隱痛。詩人辛波絲卡有一句非常好的詩句,無現滄桑盡在其中:「我為將新歡視為初戀向舊愛致歉。」滄桑感是時間給予有心人的餽贈品。──敬文東

 *曾獲台北書展大獎、獨立中文筆會寫作獎、中國在場主義散文新銳獎等,

 繼《門後的守望者》情詩集後,野夫娓娓道來一則世代下的愛情故事。

那曾是一個美好的年代,初初開禁的陽光下有著浪漫的人性和絕美的純情,

而理想和激情都源自人的真誠和善良;雖然一切人事終將成影波而不復在。

然而這樣的懷舊是如此簡單樸素,在那被打開的歷史摺扇上,仍然還有風聲如怒。

自省城被分發回鄉下服務的雨波,曾是唯一考出窮鄉僻壤的大學生,

帶著少許不得志心態回鄉,竟沒想到會再與少年時初戀的同學麗雯相遇。

在這段時間,兩人漸漸回溫的感情卻始終保持一份純情的矜持。

一個是還有雄心壯志尚在起步的青年,一個是只得續留當地守著老父的荳蔻,文革前後立場的轉變,時代的更迭,一場註定沒有結果的愛戀,卻是歷經人海滄桑後最悠遠的思念。

 

回憶於腦海沉潛數十載,野夫寫下了屬於他們這輩人的那段過往青春,權力、愛恨、理想和衝動都在野夫筆下悠悠晃晃的山水中漂動,淌溶成一片最初的人世情懷。是對時代鉅變之感,也是對人情尚存之念! 

 

如果《江上的母親》是面對家國無常之慟,《看不見的江湖》是鄉野友人之奇軼,《門後的守望者》是囹圄生涯中的絕望救贖,那麼這一本書《1980年代的愛情》就是野夫對於時代最感性的慨嘆了!慨嘆美好之不復,人事不古,而時代之迫人難為,彷彿向前追尋卻又不斷遺落!有許許多多的人事就落在時代的巨輪之下,消碎潰散。然而慨嘆之餘,傷感總也是一種回顧,也是因為如此繼而能前行下一世紀。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