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門後的守望者》 野夫囚情20年—中國時報2012.11.15

「我幾乎對你一無所知 但卻已經/洞悉一切 你就是那只懸掛在/我頭頂的蘋果 在我注視下熟透/而今 我對你充滿回憶 可以/憶起每一個細節……」一九九二年,一個身在獄中的囚犯為未曾謀面的女孩寫了整整一冊情詩,寄託他禁閉中的嚮往與柔情。他與女孩唯一一次見面,就是把手寫詩集送給前來探監的她。

廿年後,情詩的作者、現年五十歲的大陸作家野夫(見左圖,陳卓邦攝),將這部塵封的詩集出版成書《門後的守望者》。來台發表新書的野夫回憶,女孩原是當年朋友介紹給他的對象,來不及見面他便因六四事件入獄,因此寫信拒絕對方。不料女孩表示願意等待,並與他通信,觸動他日日寫下情詩。

野夫出獄之後兩人未再見面,也未續情緣。情詩則託友人複印了一份,轉給野夫保存。野夫說:「隔著高牆鐵壁通信的愛情,不是這個世代再會有的了,我自己重看還覺得感動。」但因創作背景涉及六四,詩集僅能在台出版。

野夫的經歷傳奇,他出生於湖北恩施土家族,一九八○年代就是饒富文名的詩人,當過教師、縣委幹事、警員,六四事件時他為聲援學生辭去警職,受到牽連入獄五年。出獄後他浪跡中國各地,之後在北京經營出版,二○○六年結束事業隱居雲南寫作。

二○○九年,台灣出版野夫的處女作《江上的母親》,他以散文書寫母親、外婆等親族在政權下受苦的悲劇。今年初推出《看不見的江湖》續寫耆老、友伴的故事。今年大陸出版這兩本書刪節版《鄉關何處》,暢銷十多萬冊。「那兩本書是我對親友的還債,為他們亡靈獻上的一把香,寫完才卸下心頭重負。」

作家章詒和曾以「土家人,重感情,硬漢子」形容野夫。野夫的的散文文筆簡練,情感濃郁,如刀割般畫過冷酷現實。野夫表示,一九八○年代文革剛結束,伴隨激情與理想的詩歌,如一場運動狂潮席捲中國,他筆下的抒情就受到詩歌深刻影響。而六四有如分水嶺,讓中國瞬間從理想主義轉向現實與物質。

八○年代是野夫這輩人心中的鍍金歲月,目前他正在創作著墨八○年代愛情的劇本,並打算改寫為小說。

野夫投入關注底層的報導文學,這趟來台將訪洪門、青幫等傳統幫會。他表示,中國在五○年代後把民間組織掃蕩一空,他想考察幫會在現代社會的功能。「帶領中國轉型的另一套價值觀一定在民間,不論是現代意義的NGO(非政府組織),或從傳統一脈相承的幫會,都代表以道義相待的江湖精神。就像當今大陸網民透過微博聲援被壓迫者,就是江湖的體現。」

2012-11-15  中國時報【林欣誼/台北報導】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