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充滿勇氣的時代悲劇:《我的名字是光》


她花了二十年去解開身世之謎,

穿越恐怖和謊言的日子,重建一個屬於她的故事。

《我的名字是光》

越接近臨盆的那天,她明白自己的死期也越來越近……

一個充滿勇氣的時代悲劇,國際人道組織文學獎得主,

橫掃國際大量好評之作

*榮獲國際人道組織文學獎(Amnesty International’s Literary Prize)

*曾獲阿根廷國家文學獎(Premio Nacional de Literatura)

*售出超過十五種語言版權,印行逾三十餘國

南方家園出版社於今年六月推出這本具有相當歷史意義,由阿根廷女作家艾莎.奧索莉歐於一九九八年出版的小說,《我的名字是光》。故事主要描述女主角露思(Luz,西文為光明之意)藉著與丈夫孩子出遊,前往馬德里尋找她的生父。透過兩人的談話,劇情回溯到一九七六年的阿根廷。陸軍總司令維德拉和一批右翼軍官發動政變,接管政局的「軍人執政委員會」隨後宣稱,為了「結束腐敗和顛覆活動」,在阿根廷全境實行軍事管制,議會被解散,民間集會被禁止。阿根廷進入了歷史上最黑暗的時期。

這個期間的阿根廷到處風聲鶴唳,整個社會瀰漫著一股巨大的恐慌。有多達上萬人一夕間「失蹤」,軍事據點裡甚至設立了集中營,專門收容軍方抓來的疑似左翼份子。這個時期的阿根廷,比起台灣五○年代興起的白色恐怖更是有過之而無不及。露思的母親便是被監禁的女犯,因為肚裡的胎兒而被寬容對待,然而她也曉得,軍方的人會在產後帶走她的孩子,而她的生命也將殞落如同那些死在集中營的囚犯。

等到露思被撫養長大,一直到她也真正當了母親,她才能體會原來午夜夢迴裡的那些惡夢和陰影,全都來自於那段被隱瞞的襁褓時期。她才了解:如果想要繼續現在的幸福美滿,她必須像光芒般,穿過重重陰暗的回憶,直抵歷史的真相,找到她的真正身分。

作者艾莎・奧索莉歐,一九五二年出生於阿根廷布宜諾斯艾利斯。大學就讀文學,之後教授寫作與傳播課程,除了教職,也從事小說、新聞採訪、影視劇本等創作。因為不滿阿根廷政府對於犯罪問題處理態度之渙散,一九九四年離開阿根廷,遷居於馬德里。她的作品主題圍繞在人權意識以及當代文化觀察,內容雜以豐富的阿根廷文史背景,帶領讀者從小說的氛圍進而體認真實的社會現況。

書中透過真實歷史事件的架構,發展驚心動魄的情節故事。裡頭除了看到貪官軍權的腐敗不堪,對待生長在同塊土地的同胞們卻仍能像納粹痛恨猶太人那樣泯滅人性。然而也能看到那些低下階層的人民,如同書中的妓女米莉安,為了好友為了所愛的莉莉,即便擔心驚懼卻仍願鋌而走險。也有多位無所畏懼的母親,為了找回失蹤的家人,在五月廣場聚集,成立的「祖母協會」。就像書名所暗示的,這本書帶領我們穿越那重重的歷史黑暗,要讓讀者了解到的,不只是人性的黑暗,而是在那黑幕後,仍有無數懷有真正勇氣的人,為了這個世界的光明在努力。

骯髒戰爭期間,「強迫失蹤」(不遵循任何司法程式的有計劃秘密綁架)被用作在社會中散佈恐懼的一種策略。因為這種做法所產生的不安全感並不限於失蹤者的近親,而且還影響到所在社區和整個社會。圖為1982年3月20日,布宜諾賽勒斯,一名參加抗議示威的工人遭到逮捕。

每到星期四,不管颳風下雨,都會有許多頭戴白色三角巾的老婦人,集合在位於布宜諾賽勒斯市中心的五月廣場上,拿著照片呼喚自己沒有回家的孩子。圖為1982年,「五月廣場母親」們冒著大雨堅守在廣場上。

(圖片轉載自夢卜網:http://luo.bo/22713/)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